当前位置:主页 > 装备预览 >

传说地牢逃脱卷这个卷轴是一个法师制作出来

更新时间:2015-08-10 20:13

第四十三章战士的梦想“恩?月魔蜘蛛的身体里怎么会有戒指?”逍遥子把那个发光的小亮点拿到手中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是个戒指。“南宫傲雪凑了过来一看,果然是个戒指,而且居然又是一个没有见过的戒指。两人正准备研究一下这个戒指的时候,只看见哗啦哗啦的又飞来了一群月魔蜘蛛。逍遥子对南宫傲雪说:“我们先回吧,我的护身符已经用完了。”“好的。”两人话声刚落,逍遥子用了一个回城卷轴回到了白日门。南宫傲雪则用瞬息移动飞了出去,不过运气也蛮不错的,也落在了白日门。回城卷轴是一种空间记忆的魔法,被密封在一个魔法卷轴之中。它能记忆一个地域城市中心的位置。当使用这种卷轴的时候,被密封的魔法得到释放,将会把打开卷轴的人带回到刚刚离开的城市当中。如果换了一座城市,那么就会被带回新的城市当中。好比刚才逍遥子是从白日门离开的,这个时候使用回城卷轴的话,不论他身在何处,只要他没有踏进新的城市,那么回城卷轴就会把他带回白日门。假设逍遥子这个时候离开了白日门,穿越沃玛森林,回到比齐省,如果逍遥子没有走进比齐大城的话,那么回城卷轴同样还会把逍遥子带回白日门的。还有一个类似于回城卷轴的叫做地牢逃脱卷。但是魔法力小于回城卷,只能记忆到大地图当中,而不能像回城卷那样精确到一个城市的中心。好比刚才逍遥子如果使用的是地牢逃脱卷轴的话。那么由于逍遥子是在白日门的区域,那么将会把逍遥子从任何地点带到白日门的随机性的一个地方。也可能离城市很远,也可能很幸运的会直接回到城市中。传说地牢逃脱卷这个卷轴是一个法师制作出来的。他把法师的魔法瞬息移动封印在一个卷轴中,好让他的战士朋友很快速度的从危险中脱离出来。后来有几个法师掌握了这个技巧。开始大量制作,并且销售。所以现在不管在哪个城市的小贩那里都有地牢逃脱卷卖。但是他们始终做不出回城卷这样记忆精确的卷轴。回城卷只有杀山洞中的小蝙蝠可以得到,但是后人不解的是为何小蝙蝠会有这样奇特的东西。当逍遥子与南宫傲雪回到白日门道观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恩?天哪,我要完了”南宫傲雪痛苦说道。“怎么完了”逍遥子问他。“雪儿来了”南宫傲雪指了一下前方,果然看见雪儿蹦蹦跳跳的朝他这里走了过来。“完了完了,这下完了。她一定会纠缠我问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带她去……。”“那你就快闪啊?“逍遥子看到南宫傲雪狼狈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傲雪你要去哪里呀?”雪儿冲着南宫傲雪喊道。“啊?糟糕被发现了。”南宫傲雪正在想编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的时候,雪儿已经走到了南宫傲雪面前。“想不到你也睡懒觉了呀,这么晚才起来。师傅也在这里啊?你们准备去做什么啊?”“恩?原来以为我才刚刚起来啊,这下就好办了”南宫傲雪心里暗暗笑着。表面上却装的很正经的说:“恩,我刚起来。正准备和逍遥子去拜会天尊呢。他老人家懂的可真多,要好好向他学习。雪儿一听南宫傲雪要去拜会天尊,得意的说:“恩,这样才对,天尊爷爷懂的很多呢,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你要虚心学习呀。”雪儿这个时候好象大人在教育小孩子一样。南宫傲雪只得点头答应“对,对。”然后对雪儿说“雪儿你去找你的伙伴玩去吧,我和逍遥子去找天尊去。”雪儿听了南宫傲雪的话,去找她的伙伴一起修炼去了。雪儿刚一走,憋了半天不敢笑的逍遥子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笑个鬼啊笑,有什么好笑的”南宫傲雪不满的看着逍遥子。“当然好笑了。名震天下的南宫傲雪自从遇见一个小丫头,现在变的缩头缩脑的了。”逍遥子认识南宫傲雪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南宫傲雪这样过。“笑个屁,等你以后也会这样。走,去找天尊去。问问他那个戒指是个什么来头。”南宫傲雪的咬着牙憋屈的说着。

经过3天的长途跋涉。南宫傲雪和雪儿终于到了土城边缘。“看到没有?前面那个高城墙就是土城了。”南宫傲雪用手指了一下。“恩”走了3天的路,雪儿已经累的不想多说一个字了。而且盟重省和比齐省的天气实在不能相比。比齐城外是森林,还有两条河水。空气非常的好。盟重就不一样了,风沙,戈壁,荒凉,死亡,成了盟重的象征。况且盟重的危险程度远远的高于比齐。恩?远处好象有一群人在像他们跑来。慢慢的靠近了。一群人,看穿着好象都是普通人。“不会又遇见土匪了吧……”南宫傲雪和小雪不约而同的想了起来。快速向他们靠近的人群终于跑到他们身边了。但是每个人表情都很慌张。好象在逃命一样。“怎么会事?出什么大事了?”南宫傲雪看着匆忙奔跑的人群。“快跑啊!”人群之中不时的有人喊到。“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南宫傲雪疑惑起来。挡住了一个年轻人问道:“这位兄弟,出什么事情了?为何你们如此慌张?”“土城跑来好多怪物啊。快跑吧。在跑慢了等会就没命了。已经死了很多人了”这个年轻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什么?土城今天被怪物攻击了??”南宫傲雪一脸诧异。“雪儿,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土城看看。千万别乱跑。很危险。”南宫傲雪突然感觉有点紧张了。他到不是因为怪物紧张。而是害怕雪儿。万一这个小丫头有个三长两短,他的内心绝对不会好受了。“我不,我要和你一起去。”丢下她一个人?雪儿才不愿意。“你给我听好。现在没时间胡闹。那里危险程度比你想象中厉害千万倍。我去看看情况,马上回来。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我马上回来找你,听到没有!”南宫傲雪很严肃的说到。雪儿看到南宫傲雪这么严肃的和他说话,乖乖的点了点头。“我听你话,但是等会你一定要回来找我啊。不许丢下我一个人。如果你骗了我,我会一辈子恨你的。”“好的。在这里等着我,乖”说完南宫傲雪向土城飞奔过去。而雪儿则在附近找了一个巨大的蟒蛇头骨靠在那里休息。当南宫傲雪飞奔到土城门口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土城里面黄土飞扬,飞沙走石。怪物的声声震吼传递来一个信息,那就是土城的怪物不少,而且不是一般的怪物。“什么?土城的大刀守卫都不在了?”南宫傲雪感觉越来越麻烦了,连大刀都能吓的逃跑。可见这次来厉害角色了。不过也不能怪大刀。求生是人的天性。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呢。英雄和卤莽的送死概念是不一样的。“唉,可惜,首饰和武器没带”南宫傲雪无奈的摇了摇头。先看看形势在说。南宫傲雪靠着墙角慢慢的慢慢的向城内走去。“天哪!”终于看清楚土城中心的那些怪物了。数量之多,让南宫傲雪不由的惊呼起来。祖玛教主,牛魔王,黄泉教主……能来的全部来了。还好,不幸中的万幸,好象没有赤月恶魔的气息。土城内已经死亡很多人了,大多都是来不及逃跑的平民。而自发组织战斗的道士,法师,战士,也地方不住怪物强大的进攻。他们只能依托地形,做节节的顽强抗争。真是可恶。南宫傲雪知道,就是现在过去也是枉然。第一,他自己没有带装备。第二。没有高等级道士的配合。因为怪物的伤口自我愈合能力太强了,需要道士的施毒术放毒药来减缓怪物的自愈能力。第三。怪物太多了。如果时间允许。几天的时间也许能够把这些怪物慢慢的杀掉。但是眼前时间已经不允许了。怪物在屠城……“你也来了?”“谁?谁在和我说话?”南宫傲雪听到旁边有人和他说话。但是看了一下周围,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是我。”声音好熟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何方朋友?既然来了何不显身?”南宫傲雪觉的很奇怪,听声音的方位,此人因该在他十步之内。但是为何却看不见对方。“真够意思,想不到几天没见,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话音一落,只见他的右方不远出,一个人刷一下的冒了出来。简直和鬼一样。“啊!是你”南宫傲雪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惊讶之极。“不错,是我”那人回答。“你什么时候来的?”南宫傲雪问到“反正比你来的早”“放屁,来的比我早我怎么没看到你?”南宫傲雪对他说的话有百分之二百的怀疑。“很正常,我隐身了”那人显的到是很平常。“什么?隐身?你哄鬼去吧。你以为我是怪物啊?你隐身我看不到你啊?拿我当白痴啊”南宫傲雪显然对他说的表现出不满了。隐身术的技能实际上是道士利用符和咒语制造住一种烟雾来掩盖自己的气息。因为很多怪物实际上是靠气息来发现人类的。但是遇见嗅觉敏锐的怪物,那么隐身术就不起作用了,比方说月魔蜘蛛,契蛾之类的怪物。但是人可以看到。因为前面说了,所谓的隐身术只是一种烟雾。“是的,别人的隐身,你能看到,但是我的你看不到。”那人显然对南宫傲雪的怀疑没有表示不满。“我靠,真有你的。逍遥子……

日子过的很快,一眨眼结婚两个星期了,他比以前更宠我了,只要是我想的他都会做到,陪我在仓月海边散步,在土城小密室聊天,在大密室里教我如何PK;带我去祖玛阁练级,飞祭坛,逛老巢,打教主,参加重大的沙巴克保卫战。这天上线,老公喊我去练级,呜~~~~~最讨厌练级了。好 好 好 老婆,你不去,我要我朋友带我,我陪你聊天好不好?一个人闲来没事邀璎珞(最最最好的朋友)一起去祖玛4大厅玩。我们两人的心思并不在练级,而且在有没有架可打,顺便看能不能爆点什么好东西出来。(注:不单单只打怪爆喔,还包括爆人喔!:P)OHOH~~~刷怪了,我引怪,璎珞地雷,忽然看见屏幕上出现第三者,于是我们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放弃打怪,跑去PK,不管别人是否是路过。施毒,骷髅,开盾,雷电,拍符连我们都佩服我们之间的默契,果然那个小法师被我们两人打趴了,没等我们两个小样得意很久,她就领着老公来报仇了,55555还另带了一个41级的帮手。三两下我和璎珞就飞了,不服气,真的很不服气,从来都只有我们欺负人,哪有被人欺负的这么惨的哦?老公!!我被好几个人欺负了,你来帮我啊?是谁敢欺负我老婆喔?在哪?马上到,他们有多少人?老婆555老公。在祖玛4大厅,他们有三 四个人,你有多少人就带多少人来咯。。。。。。。。了解,2分钟内赶到!璎珞也喊了她老公来帮忙,嘻嘻,我们一看心中大喜,这下我们人多,还不把你们都打趴下吗?得意啊~~发黄字啦啦啦~~爆裁决捡龙文去喔!!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何况我们如此刺激他们。两路人马一遇上就开战了,OHOH~~老公,加油!老公,加油!谁叫他们欺负我。嘻嘻!!晕,老婆,你自己小心点,交给我放心咯!嘿嘿~~~欺负我们?好象忘记了我们才是始作俑者。终于对方被老公他们打的趴的趴下,飞的飞走了,嘿嘿!老婆,是你撩事先欺负他们的吧?你和璎珞在一起,只有你们先惹事的份,我还不知道吗?嘿嘿~~哎呀,老公,真滴是的,知道就不要说出来嘛,很不好意思哈。谁叫她先喊她老公来帮忙的,她有老公可以喊,我也有老公帮我啊~~嘻嘻~~你哟~~~好了噢!我去练级了,再打架再喊我喔!我陪你聊天恩~好的,你去涩,加油练哦!我要看你穿天魔呼~~~~~翘课,终于出来了,一上线你的丈夫梦幻の天将在比齐省(333,335)上线了??老公,你去比齐干什么啊?老婆,你来了啊!嘿嘿!你来比齐就知道了。快点来喔,我在比武场等你带着疑惑,来到比齐比武场。哇噻~~天魔,老公,帅呆了!嘿嘿,是吗?老婆喜欢就好,老婆,你先在这等我一下,好吗?最多5分钟偶尔老公会跑来和我说一两句话,很神秘的样子。5分钟过后,老公一脸很沮丧的跑来哎,老婆,我好笨,想摆个心送给你都摆不好。不要紧的啊,我也摆不好诶,你是不是也说我笨噢?穿了天魔,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嘻嘻那就好,走,老婆,出去逛逛!老公40了,身为老大的他,越来越忙,但是不论做什么,他都不会丢下我一个人。在行会战,大型PK中,可以看见我到处逃命的踪迹,没办法,谁叫我级最低,最好欺负类!老婆,加紧练级,好不好?有了狗狗会厉害很多,而且还不容易挂其实这时候我34级已经快2个月,还差一两百万就35了,因为我不喜欢练级,朋友每次看见我,就笑话我说你还真是永远的34,盛大倒闭了你能带狗狗吗?很怀疑喔!我也知道,我等级太低,每次PK都要别人保护,害老公分心。练级?好不喜欢,哎~~那好咯,老公你带我练,可以不?之后的一段时间,老公专心专一的带我在祖玛阁练级,只差六 七十万就要带狗狗了,我们决定通宵一次性练起。老公喊他朋友(一个法师)我们三人去石墓烧猪,为了增加我分的经验值一晚上老公不组队为我们引怪。早上7点老公,只差十多万了就可以带狗狗了,但是我实在是练不起,好累哦!我想回去睡觉,怎么办?啊?也是的,一晚上也是很吃亏,那老婆你先回去休息,休息好了在练。睡了整个白天,晚上登QQ,老公留言老婆,我已经帮你升35,狗狗也练了,好累哦,也许晚上我会上的比较晚,等我喔!上线,招狗。耶~~~~~~~偶也可以带狗狗了,好兴奋!为了庆祝,带着狗狗,我决定到处逛下,去找碴打架!嘿嘿~每天无所事事就带着狗狗惹事生非。然后要老公收拾我闯下的乱摊子。每天惊险不断,嘻嘻~~大二了,功课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少,基本不上线,出现就很多新人,老公也多了新朋友,他们很好奇QQ童话是何许人也,听璎珞说(她还在继续玩),很多人问天将,你老婆是谁哦?没看见她上过,是不是你自己申请的小号,自己和自己结婚啊?可他似乎从来就不辩解什么,也曾有些女孩子很我说,如果你不上线,就放了他。好吗?在QQ上给老公留言老公,真的对不起,也许我没时间在传奇里陪你,你去离婚好吗?我不想别人说你是自己申请小号结婚,以你的条件在里面不怕没有人和你结婚的。是我说话不算数,无法陪你玩到盛大倒闭,对不起!里面还有很多真MM,也许会比我更好。老公给我回的留言很肯定,老婆,不管你还玩不玩,我都不会离婚的,因为我答应过你,别人怎么说就让他们怎么说吧,我不在乎,就算只挂你的名字我也心甘情愿,你现在没时间上,功课要紧,有时间的时候上来看我,这样我就可以马上知道,还有我是真的喜欢你!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一直没上线,老公也没离婚,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老公离婚了!(因为他说要把号给朋友玩,后来好象没有送人)时间慢慢空闲下来,我现在没事会在去传奇玩玩,老公说,要再结一次婚,说,这次真的不会在离婚,就算真的只挂个名字。可是他不知道,在我第二次上线的时候,我就和他兄弟起了冲突,我应该在答应结婚吗?我怕,怕我以后真的和他兄弟起了冲突,他会选择谁?他会是什么样的想法,老公,你可以告诉我,手心跟手背,你是怎样的选择??

看见天子败停下脚步,雾非雾和一枝娇也一起停下;一枝娇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这个把他们从一片火海似的沃玛森林中救出的神秘男子,心中充满畏惧和怀疑即使刚才天子败已经告诉他们自己不会武功自己需要他们的保护去比齐城。只因为他们亲眼看到在那样的火焰中,陌生人天子败双手举着他们如履平地冲出火海,随后三人在森林出口的那两名弓箭手的惊讶目光中安全脱出。出来后细心的一枝娇发现这个救命恩人竟然连身上的布衣也无丝毫火烧的痕迹,如果他真的不会武功?那这个怎么解释呢?出了沃玛森林只区区几步路,雾非雾和一枝娇便带着天子败来到比齐城附近,这个时候天子败停下脚步。二人顺着天子败的目光看过去:城市四周环绕的护城河此刻已然清晰可见,伟安的城门上弓箭手燕立如林,门口那威武非凡的大刀卫士全身都掩在铁甲内,只是比起平时来似乎多了一种肃然的杀气。雾非雾看看姐姐,他觉得城门上的弓箭手比他们早上离开的时候好象多了一倍,但是又怕再受责骂,于是张开的口又闭上。这时天子败开口了:大刀卫士是不是还是只要看见不是人类的生物就格杀勿论?话是问他们,只是目光却仍然看着比齐城的方向。雾非雾不明白天子败为什么这句话里要多说一个还字。但是一枝娇听到后却是心头一震,她马上装做没注意的样子眨眨美丽的大眼睛回答道:大刀卫士一向如此的啊,只要感觉到来者身上没有国王和沙巴克的灵魂烙印,或者发现代表犯有杀人罪的红色灵魂烙印,它就杀。弓箭侍卫们就好多了,只杀拥有红色灵魂烙印的杀人犯。上次一枝娇刚刚开了个头,似乎突然觉得自己接下来要说的是废话,便看了看天子败,见天子败果然用一种聆听的眼神看着自己,心知自己的猜想又更添接近真实的可能。一枝娇把未说完的话继续说了下去:上次我好不容易招了几只可爱的小鹿想带进城去,进城门口的时候给大刀卫士一句话不说的斩杀了。天子败听罢轻叹一声,然后看向二人问道:你们要进城吗?雾非雾和一枝娇不知道天子败此问有何用意,一枝娇犹豫了一会,但是雾非雾已经仍然如实回答道:是的啊,大哥你不进去吗?为什么要进去?天子败问道。我们金伧药水和魔法药水都用光了,就连我道士的符纸也一张没剩,当然要进城去补充一下了。再说晚上在外面过也不安全嘛。雾非雾很自然的说道。从听雾非雾回答要进城开始,一枝娇立刻提升起全身刚刚恢复的那么一点魔力。刹那间魔法雷电术已经准备,只要情况一变随时可以放出,只是她心头隐隐觉得:身边这个对火焰丝毫不惧的神秘男子,只怕连雷电也未必能够伤他分毫。不过还好,她心中担忧的那种情况完全没有出现,天子败听了雾非雾的话,只是微微一笑,道:那你们去吧,明天我在这里等你们,好吗?一枝娇仍然未放松警惕,全力提聚着魔力的她不好开口,雾非雾等了一会,见姐姐没说话,也没去看姐姐的脸色就欣然回答道:好埃一般我们总是早上6时出来,那个时候天才刚刚亮,我们约个晚点的时间再在这里见面吧。对了,你真不进城吗?天子败看了一枝娇一眼,微微笑道:好的。明天还是6时我们这里见吧,我不喜欢热闹,所以不进城,在外面过一夜看看吧。说不进城时他优雅地摇摇头,如果不是他身上穿着布衣,雾非雾一定误会他是一个贵族。雾非雾看看四周黑暗的天色,从背包里取出一只火把,对天子败道:晚上在外面小心点好,虽然这里是比齐皇都,但是也有些不长眼的蛤蟆半兽人有时候游荡过来。另外;雾非雾看着天子败身上穿的布衣,竭力学着姐姐对自己说起这句话的时候表示强调的那种严肃说道:千万要记住,有一种红色灵魂烙印的冒险者,你一看见他们就立刻逃开,他们头上代表灵魂烙印的名字是红色的,你仔细看就能够看见,他们可是杀人不眨眼的罪犯,千万别让他们接近你1看见天子败点了头,雾非雾很为自己的嘱咐受到重视而高兴,就把火把递向一边的一枝娇,笑道:姐姐,帮着放个火球术替救我们小命的大虾点着一下拉。由于雾非雾和一枝娇常在沃玛森林冒险,这里很少有什么利益冲突,一般的冒险者都互相帮助,雾非雾自己也救过两个人的,所以对救命的行为觉得比较常见,对救命的恩情虽然感激,但是并不拘泥。一枝娇正不知该放火球术点火把还是该开口说话拒绝,但是她知道无论做那种选择都会让自己准备好的这个最具威力的雷电术不能够在事变的第一时间内放出。踌躇间天子败已然伸出手,一个小火球从袖口飞出,准确地击中雾非雾手中的火把,雾非雾用惊讶的神情看着天子败:啊,你还说你不会武功-原来你和我姐姐一样是个魔法师埃天子败用欣然的眼神看着雾非雾笑道:呵呵,我身上的这件布衣可是极品呢,刚才带你们出来就是多亏它呢。雾非雾这才恍然:我刚才心里还在猜测你到底是过了50级的传说中的无敌高手还是穿布衣的平民呢?天子败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多说。于是雾非雾把火把交给天子败,带着姐姐与他就此告别。看着姐弟俩在城门两旁魔法光柱的光芒照耀下进了城,天子败的目光移向护城河上石桥另外一端的大刀侍卫,眼中柔和的目光变得锐利更胜新磨就的刀锋。清晨。当第一线阳光穿破东方天际朦胧的云霞射向玛法大陆,比齐皇宫的圆顶上也应时亮起金色光芒,金芒吸引阳光变得更盛,一时间比齐皇宫被那金色光芒笼罩。皇宫外门把守的两名大刀侍卫马上发觉异变。幸好此时无人前来皇宫门前,否则定可发现一向以铁面无私和神秘莫测的大刀侍卫正移首相顾,铁盔可以掩盖他们的面容,却掩盖不了他们相顾而视间眼神中毫不掩饰的骇然。脑中同时想道:是什么事,让祈祷师大人居然不惜耗费十年元气使用这种当年祖玛教主勾结沃玛教主.触龙神.白野猪绝代凶魔大举攻城时候才用过一次的殷天金华阵。与此同时,比齐城门前白光一闪,天子败出现在昨日与雾非雾他们分别的地方。他轻轻伸出手,看着清晨新鲜的阳光从白皙手指的缝隙间轻轻滑过,不觉又一次生出生命亦不过如是的宁静心境:无论怎样的把握,手中的光芒总将失去,即使新的光芒又会到来,但是一切已非昨日天子败凄然想道。太阳渐渐升起,但是雾非雾和一枝娇一直没出现。天子败看着一队队匆匆忙忙的冒险者从比齐城门进进出出,却始终没看到他们。天子败最后一次看看天上正当头的太阳,摇头离开了。走在熟悉而陌生的故乡土地上,即使迷路了,即使被昨天救了的人辜负,即使看见了最讨厌的人的传人大刀侍卫,但天子败被囚禁几百年又重返大陆的心情仍然少不了那么一丝愉悦。反正鹰射天子傲和虎斩千雨刹那都已经死了,这个大陆的众人之中,大概就是自己最强。只是不知道当年败与自己以后立誓无自己许可绝不踏出沧月岛一步的天虹法师和黄泉神使现在如何了,如果他们因为自己被封印而违背誓言的话,哼哼,我要他们知道我的厉害,让他们知道不老的生命可不是代表着永远不死!回乡满足了天子败百年的思念,此时新鲜和愉悦尚未消彻,但他已经开始融入生活,性情也开始从百年的封印里练习道术所获得的平淡心境向以前在玛法大陆被封印前的无法无天转变。天子败在比齐省随处行走,路上有遇上半兽人和蛤蟆等弱小邪怪,但那些怪物却似对他无丝毫兴趣一般,根本就不进行攻击。天子败走啊走啊,路上看见一队冒险者,其中居然有两名穿重盔甲的武士和一名穿魔法长袍的女法师。看见他们匆忙行走对路上追逐的邪怪毫不理会,天子败马上意识到他们是在赶路,当下远远跟随,终于到一个谷口,几人进去后消失不见。天子败走过去,看着这个山谷,感觉到里面的杀气,但是丝毫不惧,他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去。才一入谷,空间立刻狭窄起来,具体地说,天子败已经被5个人完全围住了,这五个人正是刚才天子败跟随的一队人。天子败毫不惊奇,但是对方却很惊奇,队中唯一一名手执凝霜的男武士把剑架在天子败脖子上,冷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居然一路跟着我们这么长时间,说,你想干什么?天子败无喜无忧,施然说道:我想干什么不必告诉你们吧,你们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如此而已。一边说话一边扫视身边几人。手执凝霜的武士头上的灵魂烙印显示的名字是天涯,他站在自己左边,只是烙印是黄色,跟其他人的白色烙印颜色不同。另外一名同样身着重盔的武士手执修罗战斧,站在自己右边;另外三人分别为两轻盔的男子和那身穿魔法长袍的女子,两男子手执八荒,女子则是拿着偃月法刀,刀上的魔法力量让近在咫尺的天子败能够清楚感觉到,天子败马上判断出这个女子是个级别不低且法力远强过昨天见过的一枝娇的魔法师。三人依次站在自己面前,完全堵住了自己正前.右上和左上的走位。美丽的女法师嫣然笑道:哥哥,这个家伙级别不高架子倒不小,好象自己是个大人物的居然这样跟我们说话,让我给他两火球烤一烤,他就会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让人想不到她可以美丽的女孩子也可以用这样美丽的笑容说出这样的话来。拿修罗战斧的狂砍十八刀道:烤什么烤,我说让我直接给他两斧头是正经,这样的小垃圾估计也是刀光剑影族在比齐城里随便花几个钱买来的探子,没什么烤问的价值。说到烤问二字时候,左上方位站立的轻盔男子哈哈大笑起来,天子败一语不发,正在心中盘算该怎么办。正前方位站立的轻盔男子八荒刀朝天子败连砍几刀,刀刀从天子败身上划过却不伤他分毫,然后收刀道:小子,快点实话实说,不然也懒得慢慢拷问你这样轻盔都穿不起的小垃圾,直接一刀秒了1但是很可惜,他没从天子败面上看到任何预期中的恐惧,天子败面无表情地听他说完这句话,却突然哈哈一笑,一头撞向面前这位穿起了轻盔且可以一刀秒掉自己的战士,顶着他的身体一下子撞出5米远。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天涯和狂砍十八刀看到这样不可思议的情景齐齐惊叫:野蛮?1野蛮冲撞!?与此同时,只见被天子败撞开的轻盔战士血腥少年惨叫一声,居然就此倒地不起。女法师飞群美丽容颜骇然失色,轻盔战士子弹骇然下仍然习惯地冲到女法师面前象以前无数次一样做她的肉盾。狂砍十八刀先是骇然继而狂喜,举起修罗战斧率先冲向天子败;天涯大叫道:狂刀!快回来1说着移到女法师身前,同时对子弹和飞群喝道:你们快走1说罢也执剑冲向天子败,心中却很疑惑:大陆上会野蛮冲撞的四大高手里怎么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他穿布衣来跟踪我们这样一个小有名气的冒险队伍是想干什么呢?

本文网址:http://www.cndtl.com/zbyl/10.html 欢迎转载!

相关文章:



全文检索
Copyright © 2015 - 2016 1.80合击传奇 http://www.cndt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