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交流 >

冬天让我学会了遗忘

更新时间:2015-08-10 20:13

我42级道士,等级不高,装备也还马虎,以前爱带祈祷,后来经过一个星期连暴4个祈祷的惨痛教训(都是死机,挂了,幸亏没掉其他的),发誓从此不在带祈祷,并对我家的电脑进行彻底的3大改造,格式化,系统重装,删除一切影响俺上传奇网速的东东。电脑问题解决了,那不带祈祷带什么好呢,记忆头吧,听说带了,不掉装备的,于是乎花了钱买了个3~4的记忆头,(不是极品没意思)。哈哈,比祈祷少1~2魔芋,没问题,最主要能保佑我不掉东东,哈哈!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电脑应该是经过我的3大改造,听话多了,没死过机了,我玩下来也是顺顺利利。今天下午刚起床(昨晚通宵了),一看时间,快刷祖玛教主了,上号,一路跑到祖玛7,啊哦,路上怪怪还真多啊,不怕,习惯了,花了点时间,到了教主之家,(一个人单条教主都麻木了,那是小菜)。一看时间,还差半个小时左右才刷,再出去打点极品吧,出来站门口一个影身,放狗,清掉身边的契蛾,确定哪个是极品,红毒,绿毒,下吧,努力放副,极品不来敲你?不怕,我身边被怪物围住了,它进不来,由于我一出来就影身了,最多会有一个怪有反应打我,打吧,不痛不痒的,只要不是极品,就不痛撒,哈哈!(等到影身效果没了,自然周遍的怪都会打你,会痛的,如果这时候再影身我想周遍的怪物还会打你,最好是进去教主之家,然后出来再马上影身,这样怪物就不会打你了,你就继续打那个被你毒了的极品吧)就这样打完几只极品,(虽然被极品敲死了几只狗),什么都没暴。碰巧老妈在催着吃饭了,先去吃饭吧,反正时间还有,我就进了教主之家,努力的三口两口的吃完饭,(真厉害,吃饭时间不超过5分钟)。就继续玩了,还有点时间才刷,继续出去打极品吧,我下决定,一路小跑跑向门口,出去。!!????没反应了,我靠,又死机了,(我家电脑老是从一个场景切换到另个场景时容易死机)关键时刻,怎能死机,完了,出去都是祖玛怪怪,死定了。我一身终级极品也。希望记忆头盔的隐藏属性能发挥作用。我连忙重起电脑,(妈的,怎么这么慢啊)连忙上传奇一看,我靠,完了,我光溜溜的站在安全区,点进去一看,日,1~6幽灵战衣,3~7龙纹,3眼,都暴了。。。。。。。。。怎么不干脆连两个泰坦,灵魂都暴了啊。******。现在想想,以前还不如带祈祷头盔呢,虽然暴了4个,但都没暴其他东西,什么垃圾记忆头盔,我*********。一暴就是3样,怎么这垃圾头盔不掉啊,***********。所以说带记忆头盔不掉装备或很大程度上少掉装备的人离我远点,

第十章 七种武器之沃玛流星锤龙宇笑道:陈大哥,你就放心吧,这路又不宽,怪物又少,而且又没多远啊,怎么可能到不了嘛!不过现在的情况看起来的确不像有什么不对啊?陈飞点了点头后说道:的确不像,不过现在才第一层呢,下面还有二层,到时看情况吧,如果真的有异变的话大家还是迅速的逃走,我们留下来也无继于事。众人都表示同意,重新列好阵型沿着通道往前走去。一路上时常可见到一些断壁,这些壁后黑漆漆的不只有些什么,就连光线照上去都好像被吞噬了一般,四人不想多生事,也就没去管那么多。地面上也可以见到一些激烈的战斗痕迹,和一些被打坏的地板,不过却很少见到魔怪。当众人走到又出现的一个岔道时,终于见到了一只灰棕色,手持三叉戟,体型上和之前见到的沃玛战士一样的魔怪。陈飞边施毒边道:这是沃玛勇士,挺厉害的,大家小心点,别让他近身了,它的力量很大。陈飞的骷髅走了过去,扬起手斧砍向沃玛勇士,却见那沃玛勇士舞着三叉戟挡住了手斧,然后猛的刺向骷髅,将整个骷髅的上部分都串了起来,然后扬起三叉戟狠狠一甩,骷髅被摔在墙上摔成了骨头碎片。四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沃玛勇士未免也太强悍了吧?沃玛勇士炫耀似的扬了扬三叉戟然后朝这边冲来。朴梦蝶对着沃玛勇士挥动着凌风,却运气极好的发挥了攻杀剑术,一道弧形的剑气在沃玛勇士身上留下深深的伤口,沃玛勇士的伤口处流出一些黑红色的血来。朴梦蝶一击得手立即后退,沃玛勇士吃痛之下疯狂的舞着三叉戟冲向朴梦蝶。不过后面的三人有岂是吃素的?两道灵魂火符伴随着一道粗壮的雷电,立刻将沃玛勇士打的萎靡下来,朴梦蝶抓准时机一剑刺在沃玛勇士胸口。沃玛勇士不甘的哀鸣了一声,倒在了地上,一个环绕着三层密银丝,串着水蓝色珠子的手镯从空中一晃,掉落在沃玛勇士的尸体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些散落的金币。是道士手镯,我有了!说着陈飞翻开了袖角,只见一个一模一样的手镯正套在陈飞的手上。雷风笑了笑,弯下腰捡起道士手镯和金币,用精神力探测之下,发现这个道士手镯只简单的加了零到一阶的道术,不过倒比原本的钢手镯要实用,当即换了下来。忽然陈飞嘿嘿一笑:别过来,我换身衣服。说完回到后面的拐角处,没一会儿再出来后,却穿着一见如同米夫人送给雷风的幽灵战衣般的道袍,只不过在细节上没有幽灵战衣那么精致和华美。不过本来就挺英俊的陈飞换上这样一套白色主体的道袍之后更是显的潇洒不凡,让雷风羡慕的不得了,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陈飞欠扁的耸了耸肩道:哎,不知不觉就到了传说中的二十二阶啦,我的灵魂战衣够帅吧?这可是精神力零到四阶的好东西哦!雷风狠狠的瞪了眼陈飞,可能是队长和大师兄的身份下,陈飞立刻收敛起嚣张气焰,老实的站在一旁闭上嘴,朴梦蝶和龙宇都不由的笑了起来。在小小的玩笑之下调剂了下气氛,四人走向左边的岔道继续前进着,不知道是沃玛迷宫一层一直都是这样还是最近变成这样,魔怪真的少的可怜,往往要走挺远才能见到一只魔怪,在四人消灭了几只零星的粪虫和山洞蝙蝠,收获了二张回城卷轴和一些金币后,终于又到了一个拐角处。经过前面的经验,四人都知道虽然怪物很少,但在岔道处必定有着厉害的魔怪守卫着。果然,一阵沉重的铁链声和撞击声后,两只手持巨大的黑色流星锤,全身青灰色的怪物从左边的岔道中出现。陈飞连忙提醒道:这是沃玛战将,速度很快,智商颇高,发起彪来很恐怖。大家千万小心,那沃玛流星锤砸在身上可不是好玩的!随着陈飞的话音落下,二只一模一样的沃玛战将一左一右迅速跑了过来,挥舞着巨大的流星锤就砸了过来,气势凶猛之极。这么多天打交道的都是僵尸和半兽人,蜘蛛等等缓慢的魔怪,就连沃玛寺庙其他的魔怪速度都是极慢,忽然见到这速度仅比骷髅精灵慢上一些的沃玛战将,强大的差别感让雷风胸口一闷。刚往旁闪了一步,左边沃玛战将手中的流星锤便砸在雷风原本所站的地方,打的那块地板都碎裂开来。雷风头上顿时流出了冷汗,急急的往龙宇身边跑去,随时准备拿出铁板应战。大家先帮我干掉我这个,集中力量对付一个先!朴梦蝶一边躲闪着右边的沃玛战士一边说道,那只沃玛战士将流星锤舞的虎虎生风,当真是锐不可挡。朴梦蝶左闪右躲,根本不敢展开攻击,这沃玛战将的速度太快,舞动着流星锤下带来的加速度极为恐怖,谁也不想身上多些密密麻麻的窟窿是不?雷风这边同样也情况不妙,陈飞和雷风的骷髅纠缠下,沃玛战将虽然威猛但还受到一些牵制,只不过沃玛战将随时可能突破防线。龙宇终于准备好一道雷电术,随着雷电术的命中,朴梦蝶对付的那只沃玛战将被电的一呆后饶开朴梦蝶冲向了龙宇,而龙宇面前挡着的正是雷风。雷风同陈飞极为投缘,而且同作为天尊门徒,而且情况紧急,便不再藏私。当即手起降魔,唤出超级大铁板一挡,一声金铁交鸣声后,沃玛战将的攻击被完全的化解,雷风的手也微微一麻,但立刻缓了过来,扬起巨大的铁板,狠狠的砍了下去。流星锤作为攻击自然是威猛无比,而用到防御上却一无是处了,沃玛战将迅速的往后一退。可惜沃玛战将并不了解雷风的战斗特点,铁板快砍到地时,雷风手腕一斩,倒劈向了沃玛战将。沃玛战将险险的躲了过去,却被身后的朴梦蝶一剑贯穿了喉咙。鲜血滴下,沃玛战将重重倒在了地上,朴梦蝶挥了挥凌风,又迎上了另一个沃玛战将。仅剩的那只沃玛战将见战友的倒下,眼睛立刻变的通红,竟然迅速的往后跑去!众人心中顿时浮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沃玛战将要干什么?

和往常一样,我和道士妹妹在传奇部落练级。杀完一波怪后,地上掉落几件重盔,突然从洞口窜出一个手拿凝霜剑,身着重盔的男战士,毫不客气的稳稳的站在衣服上。一边的道士妹妹就急了,一连打了五个让字,看到对方没动身色,就一张火符飞了过去,本想吓唬吓唬他,没想到他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有脚下装备非取不可之意。本来就爱财的妹妹,这下可火了,红绿毒过后,放出她那一步一停,走路蹒跚的一级骷髅宝宝,挥刀带符的一齐砍到他身上,样子之凶让人惊叹!此人还算君子,面对如此攻势,还是稳如泰山,并没还手之意,可能有些理亏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是看不出他的血量,但从他的表情上来看,并不痛苦。这样的攻击对他来说就是挠痒痒!没有伤到骨头,只是一点皮肉之痛。看的我一头迷糊,难道他普通的外表下面是不是有超牛的装备。嘿、嘿、、、、、、如果把他给宰了?爆点什么、、、、、、那不是可以吃个一年半载!想到这里脑海就浮出一只烤的红通通,香喷喷的乳猪。是你找上门的,可别怪哥?真乃天上送个林妹妹!一阵暗喜,急忙把他的装备面板打开。一看之后让人大跌眼镜 帅三少 同心同德 行会长老,一把诅咒加四的凝霜剑,普通的道士头盔,2-3攻的项链,一对道术加一的死神,一对攻三的降妖戒子,身穿战神盔甲。虽然一身小极品,但看起来让人感觉不伦不类,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爆个降妖戒子也能搞点药钱!好你个穷屌丝,你还真不把我菜刀哥当回事!我头脑一热,连按两下F2,蓄了一刀烈火,冲他劈头盖顶的就是一下,自我感觉有项羽当年之勇;只见该君后仰一下,啊!啊两声、、、、、、我接下来忙按F1来个野蛮冲撞,怎么回事?自己还倒退两步,被反弹回来了!是碰到石头了吗?怎么失效了呢?是不是模式不对,赶快CTRL+H 进入全体攻击状态,再撞两次,帅三少同志还是纹丝不动!我有点急了,我后退一步挂起刺杀来、、、、、、此君还是顶着不想走开,真是深不可测!时间到了,帅三少 同志飞快的捡起地上的钱和装备,数秒之后地上只留下一些小药瓶,而我和道士妹妹只是傻乎乎的跟在后面狂砍,那火符打在他身后,啪!啪、、、、、、作响,就像他在放屁一样,让人感觉恶心、、、、、、当帅三少同志发现地上没有什么可捡的时候,洒脱的奔向洞口,然后用手一挥,脑门上出现一道白光,那不是治愈术?我日,他还是个道士,汗、、、、、、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我和道士妹妹傻楞楞的站着。半天才反过神来的道士妹妹问道:哥,我们是不是刚被人打劫了! 嗯、、、、、、我很无语的回答到:下次他再来,他想要的就给他,我们把剩下的全捡光、、、、、、这样可能会更好些!后来,从 同心同德 行会的朋友那里知道,帅三少是他们会级别最高的,已经四十级了,但混的很惨,一直没有出狗!自从三十八级还没有出狗后,他们会的人就没有看到过他带过骷髅;穿过幽灵战衣;拿过银蛇、、、、、、由于整天穿着件花花绿的战神,人们就给他取了个外号穿花裤子的老道!传奇就是一部人生,当你看到帅三少之事,你可能会感觉很酸!那年代的传奇像 帅三少样的玩家很多,他们为了半月、为了烈火、为了狗书、、、、、、苦苦的等待一周、一个月、一年、、、、、、就凭这分执着,构画出这般的曲美,才成就了热血传奇这部经典。让人回味、让人感叹、、、、、、热血通讯社实习记者 绿茶:

以前就有朋友笑我:“怎么打武士哦,你是MM,应该选法师或道士。知道不知道网上怎么评价女武士的?背微跎,外八字,而且自我保护能力太强,别人想保护你也没机会。”晕哦!~~~满腔狂热被朋友一盆冷水浇成寒冰万丈。可是想放弃又有点舍不得,必竞是自己辛辛苦苦练起来的。在朋友的劝说下,又建个新号重新练。新人建好了,马上千里传音找朋友来“救济”我——一个身无分文的小法师。555,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找来找去,一个也没在线。想了想,哭也没用,困难还是要想办法解决地。边往比奇大城跑,边杀鸡砍鹿割肉,跑到城里把肉卖了,终于攒足了路费;跑到毒蛇,用随机飞到盟重入口,等到了盟重,总有机会遇到一两个熟人吧,到时候就什么困难都没有了。哈,觉得自己还是蛮聪明地。在盟重城里转了两圈也没碰到一个熟人,去苍月试试吧。美丽的苍月岛,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可是我的朋友一个也没在这里,怎么办啊,已经身无分文了。!谁能可怜可怜我这个新人啊,日后必当重谢!!!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站在安全区里打起了“救济”广告,苍月的太阳并不大呀,可我怎么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无数次的重复,还是没有理我。唉,算了,下线吧。正准备下线,一个叫小悠的法师姐姐走过来交易给我一堆钱,看都没看清,就按了确定。打开包袱一看,哇,20万呢。“谢谢姐姐”看来还是有好心人哪。“:),不用谢,大家都曾当过新人的。快去练级吧,我走了,拜拜。”这个叫小悠的法师姐姐转身就走,后面还跟着个小骷髅。呃?难道她是道士?晕死了,好……好奇怪的打扮:祈祷帽子、40%的白虎齿项链、加魔御的三眼、加道的虹魔戒指、加道的祈祷之刃、加道的魔法长袍。“==姐姐”“还有什么事吗?”“姐姐,做我师傅好不好?”对不认识的人出手都这么大方,一定是个有钱人。“可是,我只是个小道士,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何况,我并不喜欢练级的。”“可是我想你当我的师傅。”这个小悠真的好奇怪,别人都到处找徒弟收,她倒好,送上门来的还不想要。做这种人的徒弟,一定很好玩。“呵呵,那好吧。”“噢,那你是我的师傅了。师傅好!”哈哈,现在才发现苍月岛是最美丽的,让我在这里逮到个有钱又很特别的师傅。“嗯,乖徒儿。”师傅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师傅,那现在我们去比奇正式拜师?”“去比奇要走好远的路,我最懒了,难得跑,下次去吧。”“哦。”师傅总是我问一句才说一句,我不问,她就不说话了。师傅不说话的时候,就呆呆地看着大海。小悠,你这个奇怪的女子,你在想心事吗?让我这个小徒弟在旁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感觉气氛好尴尬哦。“师傅,你怎么不召狗狗出来?这个小骷髅一点也不好看。”我碰碰师傅的衣角,让她注意我。师傅轻轻笑了笑,满眼柔情地看着她的小骷髅说:“这是我的悠小排,不练级的时候,我喜欢叫它出来陪我玩。虽然它没有神兽凶猛,也不会说话。可是,在我有危险的时候,它会保护我,证明它还是有意识的,只是现在受支配于我,若是给它血肉之身,它一定会和我们一样会说会动会表达自己的思想。”多奇怪的理论,多奇怪的人儿。……“师傅,我们去练级好不好?”“练级?级练得再高能有什么用?”,有点后悔跟着这个不爱练级的人了,我才4级呀,难道陪你站在海边能升级吗?“那,师傅,我自己去练级了。”唉,命真苦啊,找个不爱练级师傅,看来我只好重操旧业:去盟重杀羊算了。正要离开苍月去盟重,就听见师傅在叫我:“袅袅,到仓库来,我带你去练级。”哼,这还差不多。魔2的灵魂战衣、魔3的降魔、魔2的乌木剑、加魔法的大手镯、加魔法的轻盔、加魔法的牛角戒指……师傅一下子给了我好多小法师的极品,看得我眼花缭乱。“看看哪些你现在能戴上,待会我带你去幻境练,这样升得快些。”师傅笑着对我说。“师傅,你才给我买的?”仔细看了看,从5级到22级的装备都是完整的。“以前就买好的。”“哇,师傅,你会预知未来?知道会收个女法师做徒弟?师傅,你好凶哦。”我一脸媚笑。“少贫嘴了,这些本来是给我自己准备的。以前想重新练个法师的时候就买好的,我又懒,练级又累,就一直放在仓库里。现在你正好可以用,就送你了。”“哦”“换好装备没?把那些马上就能穿的都放在包里。幻境升级很快的。去买点红就行了,我在幻境一层等你。还有,记得把要学的技能书都买好。”“知道了,师傅。”听着师傅的细心叮嘱,心里好一阵感动:“师傅”“嗯?什么事?”“你对我好好哦。”“:),你是我徒弟嘛,应该的。”……刚到幻境一层,就看见师傅了,不过,她已换了一身装扮:天尊一套、加防加道的幽灵战衣、道10的无极。“师傅,你好漂亮哦。”“:),一般般。来,我给你介绍,这是你的师姐,小娴。”我这才看见师傅身边还有个穿重盔的女武士,名字上面写着:小悠的大徒弟。原来,师傅还有个徒弟啊。师傅说得没错,在幻境里升级真的很快。师傅和小娴师姐把怪引到狗狗旁边,狗狗喷火、师姐用刀砍、师傅飞符,我只用站在旁边看着就行了,经验却一直在涨。很快,我就能用小火球了。再过一会儿,能穿轻盔了。“小娴,我有事要下了,你帮我带带她。”师傅对着小娴说。这么快就要下了?我还想让师傅多带我一会儿呢。“知道了,师傅。”不爱说话的娴师姐,对着师傅点点头。“下次出来练级,若是我没在,你可以叫小娴带你。”师傅转过身来看着我说。“哦。可是……”可是师傅,我身上的钱要是花光了,你又不在,我该怎么办呢?但才给了我这么多东西,叫人家怎么好意思再张口要嘛?“对了,要是你差钱或其它的,可以叫小娴给你。”师傅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不是的,师傅,我是想说,我还没正式拜师呢。要不,我们去拜了师你再下?”脸红红的我慌忙找了个理由来搪塞。思袅袅,你这个贪心鬼!……师傅,你总是不在线,每次去练级,都是师姐带着我。师姐真的很照顾我,没钱了她会给我,还给我买装备。师傅,每次练级的时候,看见别人都是和师傅在一起的,只有我和师姐没有师傅带,可是我和师姐一直都在很努力的练级哦。师傅,师姐说,如果过了18级还没拜师的话,就不能拜师了。我马上就升18级了,可你总不在线,是不是把我忘了?师傅,现在我也不练级了,因为我还没正式拜师呢,我要等你来了,陪我去拜师呢。师傅,你来了吗?

我不知道她身上淡淡的忧郁源于什么?一个过度敏感、骄傲、忧郁,而又善良、固执、真诚的女孩。我只是极力的逗她开心,甚至在心底期望过,能用一生洗去她眉间的阴霾。我知道那只是我一时的怜惜,毕竟是网络中,那怕是心再近,也抵不过现实的微微一击!公司里最近有个项目突然遇见了棘手的问题,忙得我晕头转向。总是在头脑极其浮躁的情况上,接到她问候的短信,心底还是有份温暖的感觉,这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顾不上回她的消息,继续和公司另一股份的那两只老狐狸明争暗斗。生意场上向来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小子,记住!年轻人不要太锋芒必露了,你还是嫩了些。那只老狐狸抛给我这句话。你也记住!枯木终有腐朽的时候!因为一个小问题,竟被他们抓住把柄。我认输,但我不是认命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没了,人一生争来争去,到最后还是一无所有。哈哈!我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此时的状态。很久没上传奇了,进去却没看见那个鲜红的字眼提示:你的妻子出现在XX。我怅然若失,在极度的繁华中所拥有的只不过握住的是一把空虚。有什么东西还可以证明永恒的存在?!我还是相信,她不会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离开我。我居然会对一个网络中的女人如此的肯定,这让我不可置信,然而我的感觉却如此的强烈与坚决。如果我一无所有了,你还要我吗?我用手机发了个消息给她。你说的什么话啊!你装备掉了吗?即使号找不回来,只要你还在传奇,我将永远是你的老婆。她马上回给我。她曾告诉过我,从来不轻易承诺什么,但一旦说出口,就会为承诺负责。我曾深深轻视男男女女之间那些所谓的承诺,但她说了,我相信。不是!我生意亏了,现在一无所有。没关系!我相信你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人。我不是标榜自己有好伟大,如果是我所爱的人,只要他不放弃,我就会和他风雨同舟。我对你很有信心!我突然很想见你,来传奇,好吗?我站在人生喧嚣的土城安全区,看着这些满电脑熙熙嚷嚷的嘈杂人群,每一个屏幕前的活生生的人,究竟是游戏在玩我们?还是我们在玩游戏?我知道她是个很认真的人,那怕是游戏,记得那次我们站在仓库里休息,我坐在电脑前吃快餐。一个身着天魔,等级很高且有一身很拉风装备的男人跑过来跟她说:你离婚了,我娶你。即使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只剩你一个,我也不会嫁给你!即使我老公才一级,穿布衣。我也不会放弃他!她很愤然的打出这句话。我不能不感动,传奇里比拼的虚荣就是装备、等级,名义。像她这样聪颖的女孩只要稍微耍点手段就会拥有这一切,可她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老公!好想你,这段时间,你肯定很辛苦吧!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站在我面前。她已经从当初那个一身白衣飘飘的幽灵战衣,换成这身优雅淡蓝的天师,配上她的名字,我只能想到2个字:宜人。呵呵!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工作上的事会搞定的。我点了支烟看着这个令人疼惜的女孩,突然很想跟她说声对不起。相信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样,我永远站在你身边。虽然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真正的爱情已经象个传说了,但我愿意为这个传说执着一生,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你!她打出这一长串话给我。我有点楞了,爱情这个东西在我们这些生意场上的人简直可以成为一种垂青了。呵!这个单纯的小女孩。谢谢你,我也相信你,不可救药的傻丫头。在这个冷漠的社会中,你应该明白还存在着许多欺骗与阴险的。呵呵!你放心,我向来很理智的,我只是在此遥遥的祝你,虽然这些话很空洞,虽然我不否认我喜欢你,而且是真心的,在这个物质的社会中,我还是相信精神的安慰是直击人灵魂深处的。但你也必须懂得冷漠与自私是人生存的法则。我真担心她这样善良如何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生存,她连网络都那么的认真。我在现实中同样也遭受到了十几年朋友的背弃,呵呵,我为此哭了三天。但我不恨她,我只觉得是她的悲哀。也许人多点宽容,会让自己活更轻松一些,但我很固执,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我徒然间无语,如果是我,如果遭到别人的欺骗和背叛的话,我绝对会去报复,如果我恨一个人的话,我会想办法把他灭掉。而这个面前的小女子只用宽容两个字便化解了这许多的不公平。我承认自己做不到,我相信世上如我一样的许多俗人也做不到,所谓海纳百川的胸怀却使我们这些枉称男人的家伙输给一个小女子。突然间很想笑。那晚与她聊了很久,下线后过了许久,我还是无法入眠。这个再次带给我深刻的女孩,我惟其何忍伤害?抓起手机发了条信息给她:喜极不得语,泪尽方一晒。了知不是梦,忽忽心未稳!指间空爱(七)整理完自己在公司的东西,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找个理由让自己放假了。休息一段时间再去做打算吧!花前煮酒邀花醉,月下吹箫送月归,酒醒休言身外事,却让我心入飘渺。这么多天,一直泡在朋友的酒吧里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好一个酒醒休言身外事,什么事业,爱情,游戏全都TMD统统滚吧!我故意不去传奇,也许已经筋疲力尽了,或者需要麻木一段时间深刻反省一下我这次的失败。从哪里跌到,就从哪里爬起。我深刻相信地球是在转动的,今日你的世界,明日将会成为我的。只是在酒精的麻痹的朦胧状态下,我还是不自觉的会想起传奇里那个安静执着的小女子,也许她是我这么多年唯一遇到的一个还未被这混浊世界污染的人吧!残忍的是我却没资格去爱她,理智告诉我要将这段即将蔓延开的感情掐死在现实的土壤中了。也许能意识到这点,算是我良心上得到的一丝安慰吧!现在的我只有默默关注的她权利,而她现在应该放下对我的错觉,追求本应该属于她自己的幸福。我把电话停了,我从此不再上传奇了。偶尔还是上上QQ,收到了她的几条消息。从前,相隔遥远的爱是一场没有结果的苦恋,如今,过度的亲密,却让我们想要逃离。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距离,始终是一个最难把握的词。我爱过你,曾站成你必经的驿站,沦陷你的足迹,却总也抓不住你袖间衣隙。将暧昧折叠成无数只小船,跌跌撞撞地扑向你,却被无邪的微笑无法自己。难道你只是我宗教里的诗?许久了,戴望舒那油纸伞上的雨水已褪去,浪漫再袭来,却无力去爱谁。在一万年的孤寂里,也许等待着和你的相遇。山川蜿蜒,冰雪细语,等爱融化我的哭泣。向左走,向右走,却错过缘分的际遇,错爱又一次兑现了命运的多舛。地平线上划出一道距离,过尽千帆,你无力穿越。任满身花影,我独自追寻!也许属于你的角色已落幕。但我却仍然站在舞台的中央,期待着,又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潇洒的谢幕,还是狼狈的继续。我需要承诺,我想知道坚持的最终结果生活的轨迹总是遭遇变迁,下一站终点始终无法预料,再大的变故也掀不起心底太多的波涛。永恒也不过是传奇,孑然的走过是自己坚持的真理,曾经的承诺,于我只能化成一声叹息!她最后那条信息的一声叹息,似就响在耳边,如此的无奈,我何尝不是?我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些留言,翻开这几个月与她的点点滴滴,才发现原来一直是她在滋润我原本已经干枯的心田,而我却一直只能选择伤害或离开她。我没有回她的信,不是无动于衷,而是深深叹息。或者爱情遭遇现实只能成为一个传说。我把网名改成被时间遗忘,希望她能够将我遗忘。或许遗忘掉才能够永恒住美丽的爱情。只是在夜籁人静的时分,有多少孤寂的灵魂还在执着的守侯着?我已被这社会的残酷渐渐磨灭掉了最初的真挚感情。剩下一片荒芜的眼神看着这红尘俗事中的恩恩怨怨,痴痴缠缠指间空爱(八)终于不能再走进你的故事。之后的日子,我驾一叶扁舟,独自飘荡在茫茫人海里。所有的日子不再熟悉,空荡的夜晚,我用一只手紧握黄昏。你要明白,亲爱的,祈祷是无力的,就象我终日坐在黑暗里怀恋,往事带给我的,依然是清冷和苦涩。我就象一株清瘦的豆芽,在这寂寞的深处,默默的为你开放。我们最后厮守的那个黄昏,我看不清你的手势,听不懂你的言语,我只是奇怪的凝视着你,我不相信,那些无边的痴情会是错误;我不相信,你柔弱的背影会令我落泪。所有的日子平淡如水。顺着那些消瘦的年轮,返回黑暗的深处,我如一棵树,独自倔强而坚强的承受着受伤的记忆。现在,我准备好,把黑暗的耳朵撕去,我坚信我踩在自己的路上。那个曾让我刻骨铭心的你呢?请抬一抬头,亲爱的,看一看我忧郁和黄瘦的面容,那时我流着真实的泪水。我坚信前面会有一盏灯,会有一个人,沿着一条温暖的小径,轻轻的向我靠近!我重新走在爱情的源头,让那些古黄的音乐把我留住。即使虚弱,我也要执着李商隐那支流泪的红烛,在那些阴暗的日子里,重新返回,弗罗斯特那条黄色的路。我就这样孤傲的走着。终有一天,我会用美丽的语言治愈,那日黄昏给我留下的伤痛。现在我已成为黑暗的一部分,我是憔悴中的憔悴,寂寞包围着我,我的舌尖添到复活的静美。穿过那些高大的玫瑰树,我不知道,我这一生,究竟该为谁而伤痛!走出十二月的阴冷与惆怅,雪还在死寂的天空悠悠飘扬。我的手指渐渐苍白,我把我的骄傲,我的善良,我的冷漠,凉晒成一件灰色的衣裳。冬天让我学会了遗忘,怀恋,沉默

本文网址:http://www.cndtl.com/qgjl/12.html 欢迎转载!

相关文章:



全文检索
Copyright © 2015 - 2016 1.80合击传奇 http://www.cndt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