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合击系统 >

最美的时光仅仅一瞬

更新时间:2015-08-10 16:39

风斩遇到一个女子,名字唤作刹那芳华,她召出英雄来,是一模一样的女道士,名为红颜弹指老。这么有趣的名字,他刹那间对她产生好感。她级别很低,和英雄一起穿着幽灵战衣,一人带一条狗。其实现在道道组合已经过时了,很多人都换了职业换了宝宝,但是刹那芳华独有一种清婉的气质,他点开她的装备栏,看到行会的名字一个道士一条狗下一句话他知道,不正是一边流泪一边走,他不禁莞尔,也有些伤感,这种情绪让他陌生,也有些意外。一般来说,传奇于他,仅是传奇,什么风花雪月,什么儿女情长,统统都是无谓又无味的玩意,但是面对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子,他有些小心翼翼的,仿佛是生怕一个唐突,她就再也不见。彼时她在酒馆外站着,周围是人来人往。风斩无端觉得心动,他慢慢踱过去,装作无心之举,他说,我缺一个酒曲,能借一个吗?这样的搭讪实在落于痕迹,但是风斩不觉得,旁人也不觉得,因为他大名鼎鼎,而她则是无人识得的无名之辈。后来风斩说,那时候我看你,认定是落入凡间的精灵。而刹那芳华则说,酒曲这东西,你说一声,还不是大把大把地有人送过来,所以,我知道你是刻意为之。风斩喜欢她的聪明,更喜欢她淡淡的神情,什么都波澜不惊似的,一下从叽叽喳喳的女人堆中跳脱出来,有一种诗意的卓然独立。他一心一意追求刹那芳华。按说以他的名利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而且他并不是声名狼藉之辈,一贯以义气被人推崇,想要嫁他的人多得很。刹那芳华不接受、不拒绝,也不回应。风斩的追求受阻,但更觉挑战性。有一日很夜了,他以为她不会来了,正要下线,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过来,是她。她神情落落寡欢,与平日的淡然有异,风斩还未开口,她却说,陪我去个地方。他怎么可能会不肯,随着她走,到了苍月,他心里一笑,多么超脱的女子,也抵不过苍月海岸线的诱惑,这风景美吗?他一直不觉得,但是有刹那芳华在旁边,他发现景色确也不错。她还是穿着幽灵战衣,甚至不是极品,只是商店的寻常衣裳,戴着一套天尊,拿一把扇子。很普通的衣饰,几乎是布衣荆钗。她站在浅水中,白色裙裾轻轻拂动,有如仙子般清丽,与她相比,所有女人都成了庸脂俗粉。风斩非常心折。风斩一定要入她的会,他猜的没错,会里只有她一个人。公告只有一句话,一个道士一只狗,一边流泪一边走。再看,有一个空封号,是一个日期和一个坐标。他突然醒悟,这一定是她的伤心地吧,那日期,应该是分别的时间,坐标,是分别的地点吧?刹那芳华说,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最美的时光仅仅一瞬。风斩很想问,是什么样的人,让你伤如此深?再三思量,终于沉默。刹那芳华又说,也许我也会离开,等待本身就是错误,而且我换了号,他并不知道我在等。风斩又多了一点了解,而且也知道自己对她,根本是陌生。也许在此之前,她也是个叽叽喳喳春光明媚的女子吧?如果那时遇见,他不会心动。但是此刻相遇,她心已是止水。过了几个月,风斩以为忘掉了刹那芳华,他回归于横刀立马叱咤风云的状态,但是路过的每一个穿白衣裳的女子,都教他心中一动,那就是他传奇中的刹那芳华吧,也许不是。

盟重土城依然是黄沙漫天,热闹非繁的土城传出络绎不绝的商贩叫卖声。抚摸着仓库里那把栩栩如生的玛珐至宝逍遥扇。这是师傅告别传奇时赠于我的结婚礼物,同时还有另一样东西结婚戒指,光彩夺目的结婚戒指一如既往带着神圣的使命。师傅,你在哪里?知道徒弟很思念你吗?一 拜师四季常绿的银杏山谷,一只漂亮的毒蜘蛛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穿着花布衣,手握小木剑的我被它咬死数次。我恐惧的盯着它:蜘蛛大哥,饶了我吧,我只是想从这里过去而已,你别咬我了吧?眼看着我又要成为它的嘴中食,漫天飞舞的雪花飘入我的眼帘,白白的雪花夹杂着冰雹狂哮的声音飘落在毒蜘蛛的身上。哇,好美!我一时爱极了冰雹飞扬落入地面的声音。我满脸崇拜的盯着他,一袭飘逸绚丽的红衣披风,舞着天下最美的雪花碎片,一副怎么样的美景?我记住了他的名字逍遥神殿の催命丫头,当我徒弟如何?不好。为什么?我要找46级的当我师傅他笑而不语,变魔术式的头上出现血条,我看到了,那是46级的标志。有了师傅的日子,快乐而无忧。不用担心厉害的猛兽,也不必担心有没有钱用,更不用担心有没有装备。仓库里堆满了师傅送的各式各样的衣物。有师傅的感觉真好!二 成长师傅师傅,这是什么花啊?好艳丽别碰有毒师傅话音未落,我便一命呜呼,躺在地上泪流不止。师傅无语地看着调皮的我,脸上写满了无奈。我渐渐的长大,比奇城里的一草一木,沃玛寺庙的卫士,僵尸洞里面目可憎的僵尸都是我成长的见证。当我披上雪白的幽灵战衣,手握龙纹剑站在比奇城内荷花池边,绿绿的池水印照的是我清丽的面庞。师傅跟在身后,笑意盎然,慎重地对我说:徒弟,师傅有件事情要办,要去很远的地方盟重城。师傅不能带你去,但会带回一件至宝送给你的,你要乖乖的在比奇等我回来。等我回来的时候,你要练到40级,别偷懒。嗯,我一定等师傅回来我用力的点点头。师傅离开了银杏山谷,去了遥远的盟重城。三 离去沃玛寺庙三层,怪物一层又一层。明天我就40级了,师傅也应该回来了。很久,都没有师傅的消息,我很想他。沃玛教主!糟糕,我没护身符了。身上仅存的三个药,也快用完了。回城是来不及了,只有坐以待毙?冰雪飞扬,我又听到了冰雹狂哮的声音!是师傅,是师傅吗?沃玛教主在我面前徒然倒下,我看到了和师傅极为相似的容貌,一身飘逸夺目的红衣披风,一根缀满象牙白的谷玉权杖,有着和师傅一样的46级血条。唯一不同的是,他是血红的名字。你是芯儿?催命的徒弟?是的,我师傅呢?这是你师傅交给你的东西,他来不及和你道别,让我转交给你。因为他出国留学了,时间比较匆急。本来他是想打到逍遥扇和结婚戒指回来娶你的,可是如今,他做不到了。他还说,让你在传奇里自己照顾自己,他不能再保护你,宠你了。谢谢我哽咽了,泪如雨下。师傅就这样离开了传奇,离开了我。我孤独着,寂寞像浮云聚了又散。我珍藏了有关师傅所有的记忆

有一天当我能够听懂王菲的时候,他们说:你终于,也老了。我想他们是对的。有一点帮助就可以对谁倾诉/有一个人保护就不用自我保护/有一点满足就准备如何结束/有一点点领悟就可以往后回顾……这首《笑忘书》唱着岁月才懂的悠然往事,一如我浅浅淡淡的传奇生涯。1级。银杏村。布衣,木剑。这个时候的我自然是四处寻鸡打鹿,挖肉挣钱。由于开区已将近半年,在这里一点生存的压力都没有。比奇省是安静而祥和的,它宽容地看着小小的我恣意胡闹。我总喜欢把比奇打成“比齐”,本来就该是个世外桃源,情侣们比翼齐飞的地方嘛,怎么好好的翻成比奇,也不懂是什么意思。那个时候好象蛤蟆都比我长得高哦,看起来好可怕,嘿嘿。我所能感觉到最美妙的声音,不是心里面仿佛能听到的微微的风声树动,而是实实在在由耳机里传出捡到金币刹那的叮当作响。19级。比齐城。轻盔,凌风。有了个排骨宝宝的我不再那么形单影只,都不忍心在大刀跟前把宝宝练到1级。荷花池边的大刀前,我费力地按着F8,听着骷髅嗖的一声被符吹立起来,然后哗啦一声惨然倒下,觉得很有些心疼。宝宝的蓝颜色变得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寒凉,好象离我越来越遥远一样,不过,毕竟是属于我的,它的名字上永远刻着(凯罗尔)这3个字。能够助我成长的,形影相随的这一个伙伴。26级。土城。灵魂战衣,银蛇。得意地跑去盟重练3级宝宝,同职业的人发出简单有力的呵斥:滚。于是去蛇谷,依然被熙来攘往的人群骚扰。继而回到我所熟悉的比齐城,遇见第一个可以聊天的朋友,入了第一个行会。从此由单混变成群居。也知道那时候的沙巴克,是【昔日英雄同盟】。35级。祖玛阁。幽灵战衣,龙纹。带着浅浅颜色的神兽,随几个朋友去祖玛打教主,在祖玛阁中迷路,偶遇一“挂机”道士:鬼手离秋。他的挂机方法在现在看来简直有些可笑:就是练个7级狗,设个自动隐身,加血,站在角落让狗吹。好奇中拿心灵一照,哇哈,43级!当下羡慕无比。于是仿佛怕他发现了似的,偷偷拣走地上爆出的药水,光速逃到下一个房间。38级。土城。商店装,龙纹。在原来行会的一个朋友介绍下我去找新千年★逆风入会,这时候的昔日改组为※逍遥城※。我当然地被排在了最后一个封号的最后一个。那时候大家都经常谈论着一个经常红名还拿着28怒斩的厉害战士,革命无罪。想想很郁闷,我都没有黄过,于是冲到比奇杀了几个小号,又换上垃圾被大刀爆回红名村。一回两回冲大刀的时候都给挂了,在好心人的指点下才从书店那里的一个大刀处勉强通过,哎~后来自己准备了一套魔血专门用于过大刀之用。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尽管是小号,尽管装做没有所谓,我的心还是在狂烈地抖动着,几乎握不住鼠标,仿佛在现实里也做了罪犯般。39级。沃玛3。沃玛装,龙纹。听说打东西可以让人变富。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先去了沃玛3谋求发展。计算好每3个小时刷一个的教主和每1个小时刷一个的卫士的具体时间。费力地打掉一个又一个的教主卫士,终于地上有红艳艳的字在闪烁:思贝尔手镯。这便是我第一个打到的东西了,忍住轰然的狂喜,小心翼翼拾起,用颤抖的手点了回城卷,美滋滋了好半天。在挂机之闲暇上小号小红帽站在土武器店前“乞讨”,喊着:哥哥姐姐给点钱~。居然也获“利”甚丰。无聊之余还纠合朋友之力弄了把诅10的乌木,也蛮拽得~~39级。封魔殿。商店装,道4降魔。丢号之后的我开始想着怎么自己打点东西维持生计,去了封魔。行会里的一个40级道士带着3个别的行会的人,要把我清出去。我被怪围死,爆了,然后我又来,又被爆。直到他们中的一个人破口大骂:垃圾害红名的,真晦气。死人妖滚!我委屈,在行会里控诉,行会里有个“重量级人物”开口道:要吵自己退了会吵去,烦求子的。于是为了行会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我退会,建了个小号悄悄用软弱无力的话喊了一夜:××××(那个道士的名字,非禁言)垃圾,欺负小号,不是好人。却从此学会不在人跟前示弱,那怕电脑前的我已泪流满面,也不轻易打出555这样的数字。40级。玩着一个叫“水中鱼”的30级小法师号,在通宵之后的无聊状态中喊话:!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被一个美眉在仓库前追杀至死。追问原因,说是看不惯我这样勾引男人。我无奈,也反唇相讥道:没素质的,你以为你是女人就了不起啊。告诉你一句话: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然后,黯然下线。后来她成了我一个朋友的妻子。现在想起来不禁为自己觉得可笑,居然那般装模做样,骂人还要装文雅。41级。幻境3。普通天套龙纹新衣。某人之妻凯罗尔。在买药处随手打掉沃玛卫士,爆个铂金,多情的一个道士站上,我从容拣着周围的药,喊来在附近地雷的丈夫,46级的法师。他推开道士帮我捡了铂金,交易给我。我笑了,第一次笑着觉得有人可以依靠。42级。沙影2。完美的50点道。在沙影2的入口处打死一个1400的卫士,爆记忆链1。两个未穿新衣的法师来抢,被我几符打死一个,打飞一个,淡淡地笑着拾起,先发现绿字提示:您获得钻石:69枚。好意外的收获。继而醒悟如今的我居然可以轻松自保。一声叹息……感动哭着记起,苦难笑着忘却。只不过是这样一些纷乱的该忘却的场景,却也稍稍牵动止水心境的我。听歌吧,简简单单的共鸣着思绪:“思前想后/差一点忘记了怎么投诉/从此以后不要犯同一个错误。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感动得要哭/很久没哭/不失为天大的幸福。将这一份礼物/这一封情书给自己祝福/可以不在乎才能对别人在乎”听着王菲歌声的我,也许就将这样静静老去,老去,老到自己也无法记起当年钉耙猫多钩猫的叫声,食人花的绚丽。

本文网址:http://www.cndtl.com/gjjt/3.html 欢迎转载!

相关文章:



全文检索
Copyright © 2015 - 2016 1.80合击传奇 http://www.cndtl.com All Rights Reserved